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感谢命运

发布时间:2018-09-14 15:47:15  来源: 天桥区残联 钟倩 浏览量:0
    周末,有个女生在热线中向我求助,让我帮她支支招。耐心地听她叙述,反反复复地说,最终又绕回到了起点:她专科毕业,错过了专升本,错过的原因,她列出一大堆,概括地说,就是家庭不幸拖后腿。哥哥患有脑瘫,治病花去很多钱,也没有看好;高考前她的母亲在打工时受伤,手术费花去好几十万;她中考毕业时查出乙肝,读高中时没有住过校,不会与人相处,一说话就结巴。
    她很想报专升本,但是那段时间母亲经常给她打电话,倾诉家中发生的琐事,她压力很大,便放弃专升本,觉得这样是为了家里,是孝顺父母,可是心里非常不甘,一度患上了抑郁症。“我想自考本科,再考研究生,可是我怕失败,父母也不会同意。我该怎么办?”热线中,类似的“你说我该怎么办”、“我应该如何选择”我听到过很多,心理咨询是疏导,是共情,但不会替人做选择。我对她说,“你的最大的敌人是你的心灵,比乙肝更可怕的是心灵的乙肝。”她似乎听不进去,依旧反复陈述自己如何不幸,家庭如何糟糕,童年性格缺陷,不时地吐出一些心理学专业术语,俨然她心里很明白,就是做不到,或者说迈不出那一步。
    由她我不禁想到网上那个“感谢贫穷”的女大学生王心仪,与其说感谢贫穷,不如说是感谢命运。作家史铁生曾说过,“所谓命运,就是说,这一出人间戏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,你只能是其中之一,不可以随意调换。”以他为例,上学,文革,插队,回来腿坏了,后来患上尿毒症,在轮椅上写作。他的写作呢,又分为两个里程碑,1985年之前,他大多数写的是残疾人,1985年之后他写的是人的残疾和人的缺陷。再比如,我的角色,家属院长大,上学读书,中途患病,扶轮问路。对于命运,我有过不甘,有过困窘,至今心里仍残留着不甘的痕迹,但是,我已经走出来,看清楚了自己的角色,独一无二,又特立独行的我,我的潜能别人无可替代,全身心演好这出原创戏剧,每天都有悬念或期待,每天都很累很够也很刺激,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吧。
    好多人问过我:“如果你没坐得这场病,是不是不会走写作这条路?”我也问自己,开始的时候一脸茫然,时间久了,心里有个声音响着,根本不会有如果这件事,命运就是人的道路,每个人从出生那天起就被输入了一套程序,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了迷途,以及看不到头的终点。记得心理沙龙上曾做过一个游戏,“如果重新选择父母,大家会怎样选择?”八成以上的人会为自己设计一个全能型的父母,最起码是挣钱多、有文化、不粗暴。事实上,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,更何况第一次做父母的家长呢。从那以后,我顿悟到,不要向外苛求,而是要向内,接纳内在的不完美,做最好的自己。这是个过程,没有终点的过程,其意义恰恰在于“锤炼”二字,砥砺意志,锤炼自信,从而使一个人经风雨、见世面,长骨头、能抵御,真正变得强大起来。
    我经常会想起余华笔下的福贵。他那么不幸,所有亲人都离他而去,仅有一头老牛与他相依为命,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韩文版自序中作者写道,“‘活着’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,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,也不是来自于进攻,而是忍受,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,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、无聊和平庸。作为一部作品,《活着》讲述了一个人和他的命运之间的友情,这是最为感人的友情,因为他们互相感激,同时也互相仇恨;他们谁也无法抛弃对方,同时谁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。他们活着时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,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。”读到这里,我的心头一动,有种被触痛的针扎感。人和命运的关系,原来是这样呀,我一下子读懂了福贵,读懂了生命的尊严和活着的价值。
    其实,热线中的那个女生,她缺少的就是走出来的勇气,放下抱怨,怀揣感恩,感恩命运。生活可以贫穷,但心灵要富足,家庭可以不幸,但自身要坚强,哪怕眼前都是绊脚石,也要有足够的勇气做出自己的选择。毕竟,困难不是灾难的“难”,而是突破自我的“难”,如果总是沉浸在“天底下我自己最不幸”中不能自拔,自怨自艾,下一步,就会自暴自弃,哀莫大于心死,就是这个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