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往事您笑一个

发布时间:2018-10-23 16:22:44  来源: 槐荫区玉清湖办事处残联 金明 浏览量:0
    天气渐渐转凉,清晨登山锻炼之人少了些许。以前不怎么爬山,一是远,二是懒,三是累。当自身体重飞升到了二百一十斤时,犹如晴天霹雳,整个人都蒙圈了,腰上就像套上了游泳圈,如果没有蓄水池在身边,上个三楼都会气喘吁吁。哎!哎!哎!这这这是谁啊,照照镜子看看自己,确定无疑不是旁人。紧锁眉间,感叹,唏嘘。哎,自从有了这么多肉肉,就有了不共戴天之仇,肉肉就是岁月不饶人。犹犹豫豫中,终下决定,是该减肥了!
    七月初,伴着清晨繁星出门爬山减肉。从小区到腊山脚下,要经过三四里田园小径,两侧玉米秆已一米多高,秆上玉米已成型。夏季像极了孩童之脸,说哭就下。雨后田园小径更是泥泞不堪,踏上去鞋底沾满泥,像一艘装满货物之船,缓缓前行。两三天之后,泥泞之路已晒干成块,如走快些一不注意还会来个趔趄,崴到脚。有时还比较喜欢下雨天撑伞爬山,雨滴打在伞上发出声响,与脚步相得益彰。减肉赶上了夏季,偶遇了秋季,迎来了冬季。有过积极主动,有过停步不前,还好没被懒惰打败,累并缓慢瘦着……
    爬山减肥路上会遇到熟人,问:干什么去。我都会匆匆答道:玩命去。唉!减一斤肉跟玩命似地,长一斤肉跟玩似地,而两者都同时在本人身上应验了。每天除了太阳陪着我爬爬山,扯扯淡皮,还会遇到一对老夫妇携手爬山。刚开始没太注意老夫妇爬山,在他们身边只是匆匆掠过。登顶那一刻,展开手臂,深吸一鼻,山上空气极好,掺杂着潮石子与翠绿针叶味道,像极了爸爸泡过之茶。从山上望去,老夫妇还在半山腰休息。碰倒次数多了慢慢开始留意老夫妇来,他们一般比我早一些上山。老太太开始时右手搀扶着老伯左臂,老伯步履蹒跚,攀爬缓慢,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生怕迈不好,跌倒连累老太太。渐渐与老夫妇熟络起来,爬到山顶坐在石阶上聊聊腊山神牛脚印,山高几米,谈谈家常,哪个市场蔬菜比较新鲜价格还便宜……
    慢慢通过彼此交谈得知,老夫妇赶集买菜回来时,一辆疾驰车驶来,在着紧要关头,老伯推开了身边老伴,汽车驶过,老伯倒在了地上。在医院昏迷了一天一夜,老伯在半夜醒来,老太太睡在他床边手还紧紧握着他右手。有时候悲伤与希望会构成一缕光,照在脚下,蔓延四周。以前不曾流过一滴眼泪,此刻在眼角决堤般流淌着。医生说:老伯颅内还有少量淤血,压迫神经,走路比较困难,以后多加强锻炼,多走路,才会慢慢好起来。医生说着话,老夫妇互望对方,有千言万语。人生所谓的十字路口,其实都是直行,向左向右都不是那个地方……
    自从以后,早晨老太太陪伴老伯爬腊山,下午老夫妇在党杨路压一个多小时马路。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烈日当空从未间断。通过锻炼,多走路,老伯能比以前行动快结了许多。
    现在老伯可以自己登山了,脚步也快了很多。老伯在前,老太太在后,犹如当初初次见面,一前一后,三步之内。老伯在山腰回头叫到:“老伴……”老太太抬头回答道:“哎,老头子慢点啊。”老伯嘿嘿一笑。
    看着腊山秋色,一半泛黄,天青釉;一半深肠,可下肚!山下西边,有两列高铁迅速彼此擦身而过,一个南渡,一个北归,虽相遇很短,但往后余生路还很长。世界上有两个你,一个在爬山与一个在赶路。爬山之人能看到两种景色,赶路之人能看到两个背影。当两个你相遇时,请互道一声:你笑一个,您笑一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