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那双眼睛盈满泪水

发布时间:2018-10-30 14:55:56  来源: 董家街道残联 姚志云 浏览量:0
    上周末我去参加了一个表姐的婚礼,作为伴娘。
    我这位表姐名字叫倩倩,她今年要结婚了,倩倩表姐有一个妹妹玲玲,今年上高三,我想说的,便是这位妹妹。
    我其实跟这对表姐妹都不算特别熟,我自小内向,也不爱去亲戚家里串门,每年的见面机会好似就只有年节的时候,我去姥姥家才能见到,我又爱跟长辈们坐在一起听他们谈些家长里短,见到倩倩表姐大概就只喊过姐姐,然后笑一笑,很少说话,我对这位姐姐最大的印象就是很漂亮很有气质,倒是玲玲表妹,我小时候还跟这位妹妹玩过几天,那时候还觉得很投缘来着。
    那天,我妈妈要去表姐家帮忙包水饺,我要去做伴娘,凌晨四点半多点我们就到了表姐家里,表姐忙着换衣服化妆,我就和表妹还有另外三个伴娘凑在一起忙活些事情,表妹虽然还小,但是特别能干,羞愧地说,表妹比我可厉害多了,用我妈妈的话说,表妹就是操心,里里外外一把抓。
    我虽很久没见过表妹,但是毕竟是亲戚,小时候也一起玩过,很快便亲近起来,另外三位伴娘也都是漂亮的小姐妹,互相交谈几句便也开始熟悉起来,表妹帮我们换伴娘服,有些不合适的地方她还找来针线帮我们缝补一下;后来,我们又开始藏婚鞋,藏好了一只鞋子,可是另外一只往哪里藏呢?想了好久,玲玲表妹抬头看见书橱上面放的吉他,灵机一动,便把吉他拿了下来,我们偷笑:真是个好主意,这小妮子的姐夫今天可是要有的消受了~~~拆了琴弦,把婚鞋塞进吉他内部放好,又把琴弦重新上好,怕找到之后不好往外拿,还特意上的松一点,到时候一拨开琴弦就能拿出婚鞋来。等我们都弄得差不多便开始一起琢磨闯关卡的小游戏,玲玲想出好多主意来整蛊新郎和伴郎们,我们一边嘻嘻哈哈,一边看那位最好看的伴娘阿姣把这些点子分别写在卡片上,心里全是对要夺走我们倩倩姐姐的“大坏蛋”们的幸灾乐祸:尖叫鸡、指压板、秘制饮料还有眼罩口红,够你们喝一壶啦!
    但是,等到新娘和我们都换好衣服,做好这些准备,聚在新娘房间的大床上听摄影师安排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的时候,玲玲却不肯跟我们一起拍照了,她不肯进倩倩姐姐房间,在外面一直不进来,后来有个人在门口跟我们做口型:哭了。
    我们怎么都喊不进玲玲来,只好先拍新娘和伴娘的照片,后来新娘和家人一起拍照的时候,才终于把玲玲喊出来拍了照片。我想安慰一下玲玲来着,拍拍她肩膀正想说话,玲玲却先对我摆手,示意我别刺激她,她现在不能往这事儿上想,一想就觉得难过。
    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,后来新郎进来我们又是要红包又是拦门,到底让新郎伴郎们把门撞坏了进来了,而后玩游戏、找婚鞋、念誓言书、颁发合格新郎证书之类玩的都很开心,直到我们从家里出来,在酒店举行完仪式新郎新娘和亲戚朋友合影的时候,我又见到了玲玲表妹的眼泪,玲玲表妹单独和新郎新娘合影,她没有站在新娘旁边,而是蹲在了他们俩前面,双手托腮做卖萌状,又可爱又俏皮,她脸上带着笑,然而眼睛鼻子都是红的,眼睛里还盈满了泪水,看起来不舍极了。
    整场盛大完美的婚礼上,我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倩倩表姐漂亮的婚纱、长长的裙摆和幸福的笑容,反而是玲玲表妹那双盈满泪水的双眼。大概是我也有姐姐,我也曾送我的姐姐出嫁的原因吧,我略有些感同身受,我最最亲密的姐姐从今以后最亲近的人便不是我们了,她会有自己的丈夫,自己的孩子,她会有自己的家庭,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妻子,一个优秀的母亲,我和她,终究会慢慢走远,即时感情还是如此,却不再是彼此最亲密的人。总结成一句话,就是我的姐夫把我的姐姐抢走了,蓝瘦,香菇。
    我和玲玲还不一样,玲玲今年十七八岁了,和倩倩姐姐在一起很久,我则认识我的姐夫好多年了,早就接受了事实,并且我当初又小,才十二三岁,并无多大感触,所以姐姐结婚那天情感上并不多么难受,真正意识到不一样了反而是在姐姐结婚后的那年除夕,姐姐没在家里过年,我才反应过来,躲在一旁偷偷流眼泪。
    大概每个妹妹都是这样子的吧,姐姐结婚的时候会为她感到高兴,祝福她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幸福开心的,但同时心里又充满了难过、不舍,百感交集。
    我的倩倩姐姐假期不长,现在她已经和我新上任的姐夫一起旅行去了,我看到她的朋友圈里,美食美景,还有一个美女笑得温柔恬静。
    岁月静好,愿你现世安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