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学会爱上他们的美

发布时间:2018-12-03 14:36:48  来源: 市中区白马山街道残联 :陈修梅 浏览量:0
    我们每个人都曾是上帝咬过的苹果,因此我们都是不完美的,也许你的残缺过于明显,那是因为上帝偏爱你的美味。  ——题记
    我曾以为,美是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道曙光,美是秋天里比火更炽热的枫叶,美是黄昏沙滩上疾行的丹顶鹤,美是空旷大草原上驰骋的梅花鹿。
    我曾以为,美就是“朝看晨鸟啼柳绿,夕看晚霞染山红”的悠闲;美就是“晴看日丽天高远,雨看船行水迷蒙”的雅兴;美就是“春看雏燕吻桃红,秋看风凉月如钩”的逍遥;美就是“夏看荷花剪莲舟,冬看雪白洁如玉”的快乐。
    然而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才发现,生活中有一种无比震撼的大美,那就是残疾人战胜自己,让人生绽放光彩的美。
   从诞生的那一刻起,我们就开始了自己独特的人生历程,体验着生活的五彩斑斓。爱,就像一个跳动的音符,与我们一路同行。当我们享受着美好的生活时,你可知道,这个世界,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享受不了生活的美好,大自然的热情。他们就是残疾人。盲人的世界是漆黑的,失聪者的世界是无声的。他们生活在孤独寂寞的世界里。很少人去关注他们,也没有什么人去理解他们。他们常常时被我们耻笑冷落的对象。但是,有一些人靠着她们坚强的意志,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,他们向人们展示了残缺亦可以带来巨大的震撼!
    阿炳是残缺者,他双目失明,清瘦病态的脸庞上永远挂着一付墨镜,破旧的长衫相依着心爱的二胡、琵琶,一年四季,无论是万木复苏的春天,还是烈日炎炎的夏季,无论是秋高气爽的秋月,还是寒风凛咧地冬日。一根探路的竹杆没有变化的敲打着无锡街巷的石板路,告诉人们一位盲人走过来了,他永远呆在这黑暗的世界里。然而他给人们留下了巨作----《二泉映月》。
    直到5岁,邰丽华才知道自己的世界与别的小朋友的不一样,同龄人可以用“听声辨人”做游戏,可她与真实的世界隔着一幢无声的高墙,她只好用泪水化解无助与尴尬;别的小朋友可以升入正常的小学,而她只能进聋哑学校,在一片孤寂的世界里生活。但是邰丽华始终相信认为,残疾不是不幸只是不便。所以,春晚上才有了令人落泪的《千手观音》。是啊,残疾只是一个挑战,只是不便,让我们不要歧视他们,给他们信心,给他们勇气,给他们力量,因为他们和我们是平等的啊!
    有一次去英雄山广场参观,远远地看见只有一个年轻人正在很投入地举着话筒唱歌,再走近一看,大吃一惊,原来是个瘦弱的残疾人,他的一条腿没有了,但他唱歌的神情中却透出坚强、自信,看不出一点自卑。他面前摆了一套简陋的音响,还有一个装钱的盒子,在寒风中唱得那么辛苦,却连一杯水都没有。周围过来看热闹的人都由开始的嘻嘻哈哈变得严肃起来。于是我怀着深深地敬意把十元钱放到了盒子里。在我心里,他是可敬的,甚至是可歌可泣的,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残疾人的尊严与能力!
    残疾人往往是需要帮助的,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帮助的方式与方法。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,有时候,学会爱也是很重要的。一个坐轮椅的残疾青年想冲过一道台阶,几经努力,都没有成功。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位俏丽的姑娘从后面走来,残疾青年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。她从口袋里悄悄掏出一枚硬币,顺手一扔,硬币刚好滚在那青年人的轮椅下,她非常自然地走到青年人旁边说:“对不起,我的钱掉到你的轮椅下了。”说着,就把轮椅一推,那青年便稳当地上了那台阶,姑娘说了声:“谢谢!”就捡起钱走了。这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地结束了,那姑娘给予青年的不是居高临下式的施舍与同情,而是一种尊严和帮助,施爱者与受爱者在人格上应该是完全平等的。
    在人类共同生存的这个星球上,生活着6亿多残疾人,他们用残疾的身躯挑战艺术的至境,他们将生命与激情凝练成美好的瞬间,让我们都献出爱,学会爱,让阳光冲破黑暗,照亮他们的心,照亮整一个世界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