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自强不息 >

自强不息的残疾人邵帅

发布时间:2018-09-05 14:28:57  来源: 崮云湖街道残联 杨敏 浏览量:0
    崮云湖魏庄村邵帅,今年26岁。
    先天脊膜膨出症,自幼大小便失禁,没有上过一天学。一直长到10几岁都还穿着开裆裤在家门口玩耍。每次在街上过,看到那张稚气未脱隽气初显的脸,怯怯地眼神,心中五味杂陈。彼时,我已经工作,看到他在,我总是呼叫着邵帅的名字并住足与其说几句家常。
    自从他弟弟上学之后,他便在家中看他弟弟的书,有不认识的字自己查字典或让他弟弟教。这时,他已经不再轻易在家门口玩耍了,也不再穿开裆裤了。他的母亲,一位干干瘦瘦的农村妇女,每次下地或在场院劳作,总是对邻人们说,俺邵帅现在也认字了,好学习,看他弟弟的书,比他弟弟学的快。黑瘦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一口整齐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散发着满心的幸福。
    其实。邻人们都知道,大约在孩子3岁的时候,因了治这病,花空了所有,亲朋好友也都借了个遍。思来想去,还是丟了吧!年轻人气盛,我们再生!
    邵帅前前后后共被丟了三次,第一次是在医院里,年轻地母亲将孩子包裹好,放在医院长廊的连椅上,自己躲在一边偷偷的落泪,让他男人瞅着,好看看是什么人抱走。结果等了两个小时,来来回回看病的人们没有一个理睬的,此时的邵帅也特别乖,没有出一声。3岁的孩子呀,在这决定自己命运漫长的两个小时里心中想的是什么呢?还是真的睡着了,无从得知。第二次是在天桥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厅里,情景和第一次一样。第三次是在济南福利院门口,半夜三更的,小夫妻俩抱着孩子,你抱一会儿,我抱一会儿。无声的夜里昏暗的夜灯将两人的影子拖出去很长很长。最后,妈妈说,还是回吧!就当个小狗子养。年轻的父亲没有一句话,背起孩子来就往回走,瘦弱的妻就在后面一路小跑跟着,100多里路,一口气走回家。自此,乖巧的邵帅天天在自家大门口爬来爬去。
    时光时断时续,大学城搬迁的那一年,邵帅整整15岁。来到楼上诸多不适应,这个孩子有接近3年没有下楼。后来,在自己的坚持下,去了段店电脑维修培训学校学习电脑维修技术。学习期间,刻苦自不必说,离开家生活中的不便更需要自己承受,为了控制大小便的次数,自己也在刻意减少饮食的数量。
    由于学习成绩优异,在校学习大约1年多就被学习推荐到山大路电脑商城工作。从最初的实习生到现在每个月拿到2800工资。对于正常人不算什么,但是,对于一个自幼残疾的人,这一切要付出比常人多的多的努力。
    邵帅的班很有规律,每天早上6:00,他妈妈或者爸爸用电动车把他送到20路车站,进入济南市中心,再换乘两次公交到达山大路上班的地方。晚上,坐最后一班20路回到家。就这样早出晚归,往复循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