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场景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6:08:38  来源: 唐王残联 张硕 浏览量:0
    生活每一天都是在进行着现场直播,每个人都承担了独一无二的人物角色,与我们所看到的影像作品不同的是,生活里每一天的现场直播是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。
    旅游时记得看到过这样一幕场景,一对夫妇牵领着一个小男孩,大概十三、四的样子,起初并未太在意,只是放松心情游赏着湖景山色,看到绿油油的小山丘映在湖心中央,偶有几条小船泛起在水面之上,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,异于常人的表现,视线还是被低头沉闷的小男孩所吸引,透过小男孩的凝滞眼神,我意识到小男孩世界的虚无,虚无到一旦失去父母的牵伴,便会失去活下去的动力,而这种虚无的祸首自然是大脑残疾所造成的现实状况,伴随自我的判断,眼神时不时留落在小男孩的镜头下,场景出现,小男孩母亲弯腰擦拭小男孩脸上的灰尘,只见母亲双眼透出一丝怜爱的悲伤感,母亲抬起小男孩的头,用手指着远方的山景引导小男孩去观望,此刻,母亲脸上流露出压抑的微笑。
    小男孩父亲脸上已有了明显的折皱,父亲掏出烟盒,看到禁止吸烟的告示,又将烟盒塞了回去,山湖景映现在小男孩的眼眸,感觉此刻的小男孩在母亲的牵伴下,多了一份安宁平静,母亲试图引导小男孩做出正常人的行为活动,母亲在和父亲简短的交谈后,父亲买了2张游赏的船票,“这辈子总得叫孩子坐回船,不然老了真的给不了孩子这样的机会”,这样的语句映现在母亲的双眸里,坐船需要经过一道珊栏门,走过珊栏门的三道回折口,便可以坐上小船,此刻母亲松开了小男孩的手,她指着身旁的小船,试图叫小男孩自己通过珊栏门,小男孩试图大胆往前寸步走着,通过珊栏门的入口,小男孩走了进去,工作人员和游客们此刻也观察到小男孩的异常,看到小男孩父母的用心良苦,工作人员和游客们配合小男孩的脚步,希望他能自己通过珊栏门,小男孩走入第一个删栏门路口,一个路板挡住了道路,小男孩本该通过身旁折口,看到面前珊栏的阻挡,小男孩站立犹豫了一刻,突然抱起自己的头,哭叫了起来,母亲连忙牵起小男孩的手,引领孩子通过,随后母亲与小男孩坐上了小船,在湖心渐缓的游览着父母引领的湖景,此刻的父亲站在湖上的树荫下,头额下低,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惜。
场景切换,小公司,由于缺少核心技术和品牌效应多重原因,想要活下去,就必须要接下庞大的订单,以薄利大体量保证自己的生存,紧张的工作氛围下,自己也忙碌的操作着岗位流程,透过对面工作老师异样的眼神,我察觉到车间主任带领一名下肢走路残疾的小伙子经过我的身旁,由于小伙子走路姿势有所“滑稽”,能看到流水线上老师露出“莫名”的嘲笑,自己心中却是一种隐隐心痛的感觉,也只能默默低着头干自己的工作。
    小伙子坐在对面流水线上,有位工作多年的老师傅教小伙子进行流程工作,小伙子低着头默默的进行着工作实习,车间主任眼睛时不时盯着小伙子的流程工作,自己背对对面流水线的小伙子,操作着自己流水线工作,偶尔听见小伙子对旁师傅的询问声音,师傅实际操作教着小伙子,自己深知,流水线是不会管你工作能不能跟上,一旦漏下那便直接落入后边的垃圾箱中,随之的责罚也是必然的,半个小时之后,听到小伙子想要回公司宿舍的言语,我意识到他内心的孤独和恐慌,以及对工作的难以驾驭,不一会车间主任来了,主任看着小伙子默不作声,只是把流水线组长叫到一旁,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,我意识到小伙子不会再回来,小伙子的监护人随之来到他的身旁,默默的领着小伙子走了,休息时间与工作老师进行交谈,言语交谈中我得知小伙子脑子也有点问题,老是记不住该怎样操作,心里也感受到来自商业公司的价值工作定义。
    生活里,人们经常喜欢看到一部影视作品的完美收尾,现实里我们也能看到许许多多的挫折之后的完美结局,然而在我们的不经意间,却有着许许多多我们不想看到的结局,完美的结局固然是好的,而不完美的结局更值得引人深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