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一把牛角梳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5:28:16  来源: 平阴县安城镇残联 刘霞 浏览量:0
    父亲的书桌上有一把黑色的牛角梳。
    小时候,父亲对我们小孩子有严格的规定:谁也不能随便动这把梳子,谁要是一时忘了父亲的“教诲”,但凡让父亲看见或者谁告了状,父亲不打不骂,只要眼睛一瞪,就会吓得灰溜溜了。
    长大一些后,父亲开始给我们讲述这把牛角梳的来历,而且长大一个讲一遍,长大一个讲一遍,从我姐弟四人到我们四人的孩子长大,父亲是不厌其烦,听得我们耳朵都快长茧子了。但从父亲一遍一遍的讲述里,可以感到这把牛角梳对于父亲的珍贵。
    那是1959年初冬的一个日子,正在泰安市水利学校读书的父亲,因闹自然灾害而饿得天天饥肠辘辘。这天上午,父亲刚一下课,就被老师叫住了,说学校门卫处有人找,父亲心想,说不定哪个老乡受不住饿来蹭饭吃了,便往大门口边走边张望,忽然听见有人喊他的小名,顺声看去,找他的人着实让父亲吃了一惊:是同村一个族里的姑姑(我的姑奶奶)。这个姑奶奶在南方一所大学里当教授,是方圆几里的村子里最有名望的人了,更是我们村的骄傲,听说每逢过年回家的时候,请她吃饭的乡亲都排着队,但姑奶奶只是到各家坐坐,聊聊天,有上年纪的老人的,就给带点礼物,若是谁家的孩子书读的好,她更是格外关注。
    姑奶奶的意外到来,父亲着实有些激动,快步走向前,一时间却不知说啥好了。“英儿,听家里人说,你考到这所学校来了,我恰好出差到泰安,顺便过来看看你。”姑奶奶拍着父亲瘦削的肩膀心疼的说,“瞧,本来就瘦的你,这一闹年月(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),都皮包骨头了。走,咱娘俩到饭馆吃点饭去,给你打一打牙祭。”说着,娘俩来到了一家招待所,在那粮食紧缺的年代里,父亲吃到了稀罕的猪肉水饺。
    饭后,姑奶奶和父亲到百货大楼逛了逛,一边逛一边聊着天。“现在,你是你们这辈里最有出息的孩子了,能够上学读书,我很高兴。”“姑姑,我这算啥出息,毕了业也就是个打井的。”“打井的怎么了,打井的也是搞技术的。咱们家乡不正是缺这样的技术人才吗?”“就是不知道毕业后,能分到咱老家不(那时候父亲的学校是全省分配,父亲毕业时就分配到了临沂山区)。” 他们聊着逛着,当来到日用品柜台前的时候,父亲看着柜台里的牛角梳停了好一会,才忍不住问营业员价钱,营业员的报价让年轻的父亲吓了一跳:“普通的一块二,犀牛的一块五。”姑奶奶问父亲是不是喜欢牛角梳,父亲说不是喜欢,是一个老中医说这种梳子好,对他的神经性头疼病有帮助。“年纪轻轻怎么得了这么个毛病?”姑奶奶关切的问道。“唉,说起来怨我自己,以前上中学的时候,晚上熬夜看书,一犯困就用凉水洗头,没想到后来就落下了这么个毛病。一个老中医说,要是用牛角梳天天梳头按摩,慢慢就会好的。”“原来是这样,那姑姑给你买一把。”父亲一看姑奶奶掏钱,说什么也不愿意,拉着姑奶奶就走:“我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呢。”姑奶奶一看父亲这样就没再坚持,两人继续聊天走着,正当他们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,姑奶奶说:“英儿,你等我一会,我的东西落在里面了。”说着,就快步往大楼里面走去。父亲正纳闷的时候姑奶奶出来了:“走吧,先陪你去学校,顺便到你宿舍里看看。”“姑姑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您还是赶紧去车站吧,别误了车。”“我看着时间呢,晚不了。”
    姑奶奶到了父亲的学生宿舍,只坐了一小会就要赶去车站了,父亲送她到校门口时,姑奶奶说:“英儿,有困难就给我写信,这是我的地址,怎么说,我每月有工资,经济上也比咱老家里宽裕。另外,我在你枕头底下放了十块钱,还有一把牛角梳子,你用用看,要是不行的话,咱们再找大夫。平时别只顾学习,生活上也要照顾好自己。”“姑姑,您……”没等父亲说完,姑奶奶已向车站走去。父亲站在校门口,望着姑奶奶的背影久久不肯离去。
    回到宿舍的父亲,掀开枕头,拿起那十块钱(父亲那时一个月的生活费才三块),还有那把价格不菲的黑色犀牛角梳子(1块5毛钱,相当于当时一个农村劳力十多天的工钱),感动的泪水直流,并在心里对自己说,一定要好好读书,绝不辜负姑奶奶和家里人的一片期望。
    如今,这把牛角梳已经伴随父亲整整六十年了。在这六十年里,无论父亲走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着它,每天用它梳理自己的头发,从满头青丝到须发如霜,至于那早年的神经性头疼病,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,不知是牛角梳起了作用,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康复了。
     如今,老父亲已退休多年,每天在家里看看书、读读报,写写毛笔字,那把牛角梳就一直在他的书桌上,累了的时候,就用它梳梳头,按摩按摩头皮。时间久了,梳子的中间都已凹下去了,形成了一个自然的月牙形,由于包浆作用,梳子越发的黑亮,像一块黑色的美玉。